阿司匹林有点甜?老人举报牵出涉21省份特大假药案
本文摘要:目前,滁州11家药店被吊销《药品经营许可证》,29人十年不得从事药品生产、经营活动,滁州、哈尔滨两地4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检察机关移交法院起诉。

  没有发票的药

  两家药房被查处当天,药房负责人无法提供阿司匹林肠溶片的随货同行单。那时正值阿司匹林紧俏卖断货,而现场发现的阿司匹林外包装却显示为2016年的生产批次。

  更蹊跷的是,经食药部门核查,包装盒上的生产批次、电子监管码都真实存在,且能够彼此对应。

  “最难(获取)的就是电子监管码,而且要和批号对上,这是很难的,因为一批监管码只对应某个批号,而且发放时没有任何规律。”滁州食药稽查支队负责人说,“这种仿真度就很高,确实比较少见。”

  药品电子监管码是国家药监部门为药品赋予的标识,每件药品都有唯一的监管码,相当于药品的身份证。

  诚安药房的负责人之一刘某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后,还原了进药的过程:

  2017年10月,药房能拿到的阿司匹林肠溶片进价从13元涨到14.3元。祥瑞堂负责人席某告诉刘某,他有更便宜的正规药品,只是没有发票,加上几名老顾客抱怨药价比其他家贵,刘某便壮胆买了席某的药。

  购买时,刘某曾对比过外包装、有效期,认为没有问题,便将药品留下,按照药盒上的批号录入药店管理系统,并在供货商一栏填写了以往正规的药品批发来源,随后与其他几种阿司匹林肠溶片混放在一起。不过,刘某仍按14.5元销售,如果顾客提出价格偏高,药房可以再送一盒抽纸。

  滁州食药联合公安调查发现,提供药品的席某还有一个同伙杨某:此人做过药品销售,负责联系货源,席某拿到药后,后又转手给滁州当地11家药店。

相关内容